找回密码
 注册一下
搜索
查看: 600|回复: 0

[2020年] 第12个“全国防灾减灾日”独家报道 | 在深圳,有一支在汶川地震现场诞生的公益救援队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298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20-5-12 10: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韩丽娟 于 2020-5-12 10:17 编辑

第12个“全国防灾减灾日”独家报道 | 在深圳,有一支在汶川地震现场诞生的公益救援队


12 年前的今天,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强的汶川大地震突然袭来。为进一步增强全民防灾减灾意识,推动提高防灾减灾救灾工作水平,经国务院批准,从 2009 年开始,每年的 5 月 12 日被定为 " 全国防灾减灾日 "。国家应急管理部将今年的主题定为 " 提升基层应急能力,筑牢防灾减灾救灾的人民防线 "。
防灾减灾,离不开全民参与。今天,我们就为您讲述一个在汶川地震中诞生的民间救援队伍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00512095954.jpg
2019 年 11 月,深圳公益救援队成为全国首支通过国家应急管理部门城市搜救能力 2 级测评的民间救援队伍。
深圳山地救援队名称的由来
汶川地震发生的时候,时年 38 岁、身为深圳一家合资企业管理人员的石欣收到深圳户外登山协会的通知,让他做好准备,尽快前往四川省绵竹市的遵道镇参加地震救援和灾后重建工作。地震发生后,时任万科董事长王石很快与遵道镇政府取得联系,制订了对口支援的方案。由于灾区工作的特殊性,同时担任深圳登协荣誉主席的王石决定让深圳登协先派一批有丰富户外运动经验的人员和万科志愿者一起去遵道救灾,石欣就这样进入了救援人员大名单。
当时的石欣已经参与过深圳本地的一些山地救援行动。2002 年深圳发生了著名的 "5.19 山难 ",随后又连续发生了连平、三水线等一系列山难事故,造成不少山友伤亡。从那以后,包括石欣在内的磨房的一批老山友就萌生了组建一个山地环境下的搜救队的想法。随着山难事故频繁发生,他和一些山友也开始尝试做一些山地环境下的搜救训练,但一直没有把重心放在队伍建设上,直到参加汶川地震救援行动后,石欣开始觉得,这是个值得自己全身心投入去干的事。
" 汶川地震发生后,深圳登协牵头组织我们参加救援,在遵道镇设立了一个办公室,一干就是一年。我是第一批去的,那以什么身份去呢?大家一商量,就叫深圳山地救援队吧。" 石欣回忆说。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043.jpg
▲ 2010 年 7 月,队友们迎接大理苍山救援行动的队友平安返深。
显然,当时的深圳山地救援队还是个临时机构。不过,12 年后,这个机构已经成为国内首支正式通过应急管理部评核的城市搜救 2 级测评的民间救援志愿者队伍。现在他们的名字是深圳市公益救援队,深圳山地救援队成了这个机构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今年初湖北首先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从 1 月 23 日 -2 月 29 日,为支援湖北省武汉市防控新冠疫情,他们迅速搭建 " 湖北省防疫工作对接群——民间志愿者 " 抗疫物资筹措平台,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共为湖北 62 家医院和单位筹措物资 166 万余件,总价值约 570 万元。此前,他们先后参与了包括雅安地震、鲁甸地震、海南风灾、潮南水灾等救援行动,还参与了尼泊尔地震、伊朗地震、莫桑比克洪灾等国际救援行动,成为深圳城市应急救援体系的组成部分、国内民间救援力量建设发展的标杆。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134.jpg
▲ 2013 年 4 月,深圳山地救援队派出医疗组前往四川芦山地震灾区。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250.jpg
▲ 2014 年 8 月,云南鲁甸地震救援。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333.jpg
▲ 2015 年 5 月,尼泊尔地震救援。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417.jpg
▲ 2017 年伊朗地震救援救助伤员。
初建时,全队只有 52
当年还只是个临时机构的 " 深圳山地救援队 " 在汶川地震救灾工作中表现优异,于是深圳登协决定给他们争取一个正式身份。
2008 年 9 月,深圳登协给当时的深圳体育局正式打报告申请在登协下面成立山地救援队,作为深圳登协的下属机构。时任登协秘书长曹峻直接找到石欣,说就由你来牵头张罗吧。
现在深圳公益救援队还保存着当年建队时的一些重要会议纪要。2009 年 2 月 21 日,在农园路的青藤茶社,19 名深圳资深山友开了一个筹备会,其中包括现在的深圳登协秘书长马啸。当年 6 月 14 日,在上梅林凯丰北路富国工业区 1 栋 2 楼会议室,深圳山地救援队正式成立,首批队员 52 人,石欣担任队长,然后一路带领这支队伍走到今天。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503.jpg
▲ 2009 年 2 月 21 日,深圳山地救援队筹建会议纪要。
12 年后,石欣身后已经是一支 600 多人的队伍,培养出的包括山地救援、水域救援、院外急救、地震和建筑物坍塌、高空绳索、应急通讯、应急管理、国际救援合作等专业的高素质应急响应和管理专业人才至少有 1000 人以上。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544.jpg
▲ 2018 年 7 月 23 日,老挝阿速坡省沙南赛县突发重大水坝决堤事故,深圳公益救援队员跟随国际救援组乘船到达前线受险村落。
老队员 " 山爷 " 记忆中的救援行动
" 山爷 "(网名)是第一批入队的队员,编号 09028,这意味着他是 2009 年排名第 28 位的正式队员。建队之初,队里的行动部门叫 " 搜救中队 "," 山爷 " 当时是搜救中队的队员。后来他成为搜救中队队长,深圳公益救援队成立后,搜救中队继承了 " 山地救援队 " 的名号," 山爷 " 担任队长一职至今。
66 岁的 " 山爷 " 参加了数不清的救援行动,对山地救援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 我在入队前就参加过一次搜救行动,那是 2005 年的 7 月 16 日,深圳三水线有一位驴友在三水线笔架山至火烧天凹槽处因中暑昏迷。由于事发地点偏僻,当我们和医务人员赶到时人已经去世了。从那时起,我就对户外运动的风险和搜救难度有了清醒的认识,也立志跟志同道合的山友一起用更科学更专业的方法,力争减少山难事故的发生。"" 山爷 " 说。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623.jpg
▲ 2012 年 12 月 17 日,南澳鹿嘴山庄救援行动。
在 " 山爷 " 的救援经历中,发生在 2016 年 5 月 17 日的排牙山搜救行动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那一次,65 名搜救人员接力救援 17 小时,将一名上山采药不慎坠崖的当地女山民成功救回,次日上午伤者被抬下山后,由交警铁骑护航送往市第二人民医院救治。 当时,最先找到伤者的正是他带领的山地救援队搜救组。
2014 年 1 月," 山爷 " 和队友在尖峰顶的一次救援故事同样惊险。" 当时我们在南澳拉练,出事的人在南澳另一座山,叫尖峰顶。事主有心脏病,所以当时情况比较紧急,接到报警后我们就赶紧跑下山赶过去,把事主用担架抬下来,送上救护车去医院急救,总算是把他救回来了。"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704.jpg
▲ 2014 年 1 月,尖峰顶救援 行动现场。
2017 年 2 月,一位在梧桐山桃花源溪谷爬山的年轻人不慎滑坠摔伤了头部,出现了颅内出血的情况。" 山爷 " 和队友接到报警后立即赶去救援," 那个溪谷有段时间总出事儿。我们是中午 12 点左右到的,一直到晚上 12 点才把他抬到救护车上,参与救援的队友压力很大,因为他头部负伤,伤势比较重,万一我们处置不当,或者不能及时把他抬下山,说不定后果就很严重。但是在那个溪谷里面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只能是尽快抬,大家一起忙了十几个小时,一路上还要密切观察伤者的情况,生怕动作过大给他造成二次伤害,说实话心理压力很大,那种情况下绝不仅仅是体力的付出,还好最后这个伤者还是被救回来了,我们又多了一个成功救援的案例。"" 山爷 " 感慨地说。
95后新队员如何看待公益救援
" 山爷 " 原本是一名律师。在救援队里,大家的身份都是志愿者,来自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公司职员、退伍军人、律师、医护人员、记者、工程师、公务员、私营企业主等等。
志愿者的属性决定了这支队伍必然有很大的流动性。截至 2019 年 9 月,总共有 2110 人获得过深圳公益救援队的正式编号(不含大鹏分队);当时的正式队员人数为 629 名,其中包括 13 名大鹏分队队员;注册志愿者 1303 人,搜救犬两只。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749.jpg
▲ 2012 年 11 月,深圳山地救援队参加全市消防演习。
" 当志愿者必然会有大量业余时间被占用,所以我觉得年轻队员很不容易,因为他们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为了参加救援行动或者训练,不得不放弃周末休息时间,有些成家了也没办法照顾家人和孩子,所以他们做出的牺牲,相比我来说大多了,毕竟我已经退休了。不过现在我们的队伍每年都在壮大,这也让我非常感动。"" 山爷 " 说。
队员编号为 18123 的 95 后队员 " 美滋滋 "(网名)就属于 " 山爷 " 所说的非常不容易的年轻队员,2018 年报名加入救援队后,她被分到信息指挥中心。在大学期间就做志愿者的她感觉深圳公益救援队跟其他志愿者组织相比结构更清晰,奖励激励体系更完善,人才很多,愿意奉献的志愿者也很多,热情足。同时,在队里也学习到更多专业的急救和救援知识,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志愿者队友。" 更容易找到群体归属感,不会觉得一个人在深圳很孤单。"" 美滋滋 " 说。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826.jpg
▲ 2011 年 2 月,深圳山地救援队荣获第五届中国户外金犀牛最佳团体奖。
虽然入队时间不长,但 " 美滋滋 " 已经参与了多次大的救援行动,包括 2019 年 3 月的莫桑比克洪灾,她和队友们一起迅速搜集灾区信息,通过中国驻莫大使馆、当地华人华侨为前方救援队员提供了宝贵的信息支持。
" 虽然只是志愿者,但我在救援队依然有机会利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帮助到别人,所以我身边的朋友会特别喜欢我,我也因此感觉很骄傲,有被认可的正向激励作用,算是找到了实现人生价值的一种方式。"" 美滋滋 " 笑着说。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 美滋滋 " 也通过救援队跟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NCP 生命支援)配合,调查武汉市各街道社区医院制氧机需求,为发放制氧机提供信息核查支持,后来又和队友一起做了湖北医院需求信息收集整理和物资采购方、捐赠方三方协调工作。" 作为年轻人,面对一些社会问题,与其敲键盘指责,不如尝试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为解决问题贡献自己的力量。在救援队大家都是行动者,我也真心期待能有更多有能力有热情的小伙伴加入救援队,和我们一起共同努力,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美滋滋 " 说。
微信图片_20200512100924.jpg
▲ 2020 年 3 月 8 日,深圳公益救援队整理抗疫捐赠物资。
深圳 +公益救援队 =成功
任何一个公益组织的成长,都离不开城市发展的大背景。深圳公益救援队同样如此。
石欣对此有着深刻感受。" 深圳有它自己特殊的土壤。首先来说是经济发达,经济发达才有这么多志愿者。深圳市的注册义工已经超过 160 万了。同时,志愿精神与经济发展正相关,你会发现,经济欠发达地区就很难培养出这种志愿服务的精神。所以深圳在全国第一个成立义工联,就是源于它的经济能力,它的经济先进性,它的这种年轻人的视野开阔性,对自我价值实现的这种渴望。有了这么好的土壤,我们才能够发展起来。"
微信图片_20200512101005.jpg
▲ 2013 年 8 月 19 日,广东潮南水灾救援行动。
石欣认为,深圳还有非常好的一个政府,相对内地来说,更加适合社会组织发展。" 首先政府不抗拒你,从整体来说,各个方面在态度上都是支持的。但是他又不越雷池一步,他不会做出超出他体制范围内现有政策。比如说救援队刚成立时,当时是深圳市应急办,马上就给我们发了块牌子——深圳市山地救援志愿者,那是全国第一个应急办发的牌子。但他发的就一块牌子而已,除此以外也没有啥了,没钱,也没装备。但应急办给牌了,就说明他认可你,他还是鼓励你去做这件事情,这就很好了。他不是一上来就给你各种各样的政府资源让你做,他是让你社会化地去发展,当你成长起来了,他再公平地按照你的专业能力来评价和使用你,给予应有的支撑。所以核心来说还是按照社会组织的特点来发展,这就逼着你必须要思考自己的专业问题、生存问题。要去蓝海里面游泳,你才能够壮大。所以我觉得就是因为在深圳我们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微信图片_20200512101054.jpg
▲ 2016 年 10 月,组织队员赴中国国际救援队参加中级地震救援培训 。
微信图片_20200512101138.jpg
▲ 2016 年 12 月 18 日,参与深马应急保障。
微信图片_20200512101217.jpg
▲ 2017 年 8 月,台风 " 天鸽 " 救援行动现场。
" 通过参加公益组织,让大家主动参与到社会治理中,探索在民生等问题上政府与社会治理共享共治的模式,这是我们在入队培训时就会和志愿者讲的。我觉得只有更多的社会组织参与到社会化服务中间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间的‘民主’这两个字才能被真正实现。如果说什么地方地震了,滑坡了,下暴雨了,就只能指望城管来搞,让消防来,让解放军来,这就是社会巨婴的思维方式。我们要做的,就是要让有承担社会义务意识的年轻人逐渐变得多起来。" 石欣说。
感言
微信图片_20200512101304.jpg
▲石欣。
对深圳公益救援队队员,我个人认为他们有着专业精神,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有着较强自律和学习精神、渴望自我价值实现的一群人,具有实干、创新、进取的深圳精神。
——深圳公益救援队队长 石欣
微信图片_20200512101354.jpg
▲沙磊(受访者供图)
深圳公益救援队在国内民间救援队中,他的规范化管理和救援技术做得很到位,在近年来国内、国际突发灾害救援中都发挥了应有作用。壹基金作为深圳公益救援队的资助方之一,我们对深圳公益救援队的管理、发展印象深刻。深圳公益救援队作为社会组织参与公共事务、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不断提升,充分说明了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正在形成。
——壹基金助理秘书长 沙磊
微信图片_20200512101440.jpg
▲汶川地震发生后,时任国家地震局副局长的刘玉辰(左)陪同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中)乘专机赶赴灾区。(受访者供图)
各种自然灾害和影响公共安全的突发事件严重扰乱社会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必须面对的课题。近些年发生的各种严重影响社会生产生活的突发事件的救援实践,充分说明社会公益救援力量的参与是减轻社会损失的有效途径。深圳公益救援队自汶川地震成立以来参加了数以千计的救援行动,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果,在全国发挥了示范作用。在第 12 个中国防灾减灾日到来之际,相信这支欣欣向荣的队伍一定会不忘初心,再接再厉为深圳、广东乃至全国社会公益救援力量的发展壮大,为减轻社会灾害损失再创新的辉煌。也希望全体队员牢记总书记的嘱托,关口前移,为社会各个环节降低灾害风险而做出不懈努力。
——原国家地震局副局长、中国减灾委委员,深圳公益救援队专家委员会主席 刘玉辰
深圳公益救援队大事记
2008 在 2008 年 5 月地震后一年内,以深圳登协山地救援队名义持续一年时间派出一百多人次服务于灾后四川重建工作,并树立创建了志愿者救灾的 " 遵道模式 "; 2008 年 12 月,四川省绵竹市授予 " 绵竹 5.12 大地震抗震救灾先进集体 ";
2009 4 月,广州火炉山救援是山地救援队的第一次山地救援实战;自 2009 年起连续 5 年承办中国登山协会主办的首届全国山地救援研讨会,对国内民间山野救援队的管理水平、技术能力进步起到极大的推进;
2010 7 月,首次派出跨区域山地搜救组,参与大理苍山游客登山迷路失踪事件搜救行动,并成功找到遇难失踪人员。截至 2019 年底,救援队已经完成山野搜救 147 次,救助遇险群众超过千人;
2011 4 月,获中国登山协会批准挂牌成立 " 中国深圳山地救援培训基地 ";
2012 3 月,启动深圳山地救援队户外安全宣导公共讲座计划。截止 2019 年底,已累计举办各类公益讲座、公共安全宣导 500 场,受众超过 20 万人次;
2013 4 月,派出 8 名队员的医疗组,参与四川雅安地震救援行动,队伍稳步向综合型救援队转型;12 月正式在深圳市民政局注册更名为深圳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成为独立社团法人;
2014 8 月,派出 45 名队员参与云南鲁甸地震救援;
2015 4 月,派出 25 名队员出国参与尼泊尔 8.1 级地震救援,是我队首次参与国际救援行动,并在联合 OSOCC 登记协调下开展工作,获得了国际救援、救灾组织的认可。
2016 12 月,首次参与深圳国际马拉松赛事保障,(自 2009 年起,已为深圳及国内 157 场大型体育活动提供医疗应急保障,受益活动人群超过 100 万)
2017 11 月,派出 2 名队员与其他公益组织成立联合医疗小组,参与伊朗 7.3 级地震国际救援行动;至今已出队参与国内国外各种大型自然灾害的救援 25 次;
2018 9 月,10 天派遣 16 个梯队共 657 人次,投入深圳台风山竹救灾工作,后方指挥部共 304 人次参与后台工作;
2019 7 月 -11 月,经过遴选参与国家应急管理部、广东省应急管理厅开展的社会应急力量能力分类分级测评试点工作,11 月 17 日,成功通过由应急管理部专家组成的考评组评核,成为全国首支通过社会应急力量能力分类分级测评 - 城市搜救 2 级测评的民间救援志愿者队伍,344 名队员参与了测评工作。
2020 1 月 23 日 -2 月 29 日,响应湖北省武汉新冠疫情,搭建 " 湖北省防疫工作对接群 -- 民间志愿者 " 抗疫物资筹措平台,共 494 人次参与,在 33 天中共为 62 家医院和单位筹措物资 1660096 件,总价值约 570 万元
深圳晚报记者 李晶川 / 文 深圳公益救援队供图


链接:https://app.myzaker.com/news/art ... ge&isappinstalled=0

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 ---传播安全理念,志愿服务社会! www.srvf.c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一下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